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投稿作品精选  
考验(涿鹿秧歌角剧)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6-16      

    

(涿鹿秧歌角剧)  

                        编剧:广木   长风   逸仙  

   

时间:当代  

地点:涿鹿某村农家  

人物:婆婆——60多岁,做家务  

      宝善——儿子,30出头,开修理部  

桂兰——儿媳,30出头,北京打工  

布景:堂屋,设有沙发茶几、电话机等摆设。。  

   

【幕启:婆婆身着运动服装风风火火边擦汗边上。  

婆婆:(唱)广场舞还没跳完,  

            心急火燎回家转。  

            才刚听到一个信,  

闹得心里很不安。  

      (进门)宝善!宝善!  

宝善:(边穿上衣边从里屋走出)哎!哎!啥事啊,妈,看把你急的!  

婆婆:快!快给桂兰打个电话!  

宝善:(茫然地)打电话干啥?     

婆婆:叫她回来!  

宝善:妈你这是咋了?  

婆婆:我给你说吧,才刚在文化广场听说玉根媳妇,哦,就是半年前跟桂兰一起去北京打工的春平,跟个大款跑了!咱村南二小的媳妇晓梅在石家庄打工,有外心正闹离婚呢!还听说……  

宝善:妈,人家的事跟咱有啥关系?  

婆婆:咋没关系?愣儿子,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  

宝善:担心啥?  

婆婆:你呀,就是个实心眼!  

      (唱)现如今小媳妇外出打工,  

            傍大款跟人跑还闹离婚。  

宝善:(唱)别人跑那是她水性杨花,  

            桂兰她可不是那种女人。  

婆婆:(唱)看惯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不想再回农村难免变心。  

      你看看,光咱村外出打工跟人跑闹离婚的就有好几个,就说春平吧,平时不言不语多么实诚的人啊,玉根一家人也不错,可她还闹离婚,撂下孩子说跑就跑了。你敢肯定咱桂兰会不受影响光学好的,不学赖的?  

宝善:(略带疑惑地)应该……应该不会吧?  

婆婆:不会?那她为啥走了半年多也不回家看看?  

      (唱)去打工半年多也不回家,  

            打电话老是说没有时间。  

            叫我看她就是瞎找借口,  

            闹不好在外头看上大款。  

      我给你说,如今种地不交农业税,大米白面家常饭,住着砖瓦正房,用着各种家电,你还开着修理门市,多好的生活啊!可桂兰偏要去打工,我不好阻拦,你也是个懵杆,尽向着媳妇,说孩子在寄宿制小学念书一礼拜才回家一回,作久在家里也没多少干的,还不如到外面见见世面,挣俩钱……这倒好,她一走就没了影线!  

宝善:桂兰不是忙嘛,前两天打电话还说公司要派她去培训,可能要重用咧!  

婆婆:哦,要那样的话,更得赶紧打电话,就说我病重,看看她哪头当紧?心到底变没变,还要不要这个家,这也是对她的考验!  

宝善:(犹豫不决地)这个嘛!  

      (唱)听母亲一番话也不况外,  

           因打工闹离婚确实存在。  

           桂兰她尽管是洁身自爱,  

           也难保受影响不会变坏。  

      (思索)可不是么,桂兰她QQ微信上不见露面,打电话也不多,光说是忙、忙,再忙都半年多了也得回趟家啊,要么按妈说的考验她一下?       

婆婆:甭思想了,快打电话吧!  

宝善:妈,你和桂兰相处得关系那么好,还是你打吧!  

婆婆:傻儿子,说我病重咋还能打电话咧?  

宝善:哦,我倒把这茬给忘了。那就我打吧!(打电话)桂兰,妈病了,你快回来吧!……嗯,嗯,是挺重的……(放下电话)妈,我不吃了,先去修理部了啊。(从侧门进里屋,下)  

婆婆:嗯,你忙你的。(转向观众)这会儿打电话,桂兰真要回来的话,坐公交车估计得傍晌午才能回来。我先做饭,一会儿为了考验桂兰,还得没病装病准备一番。(从侧门进里屋,下)  

【桂兰城市白领打扮,肩挎坤包、手提水果袋及服装盒子,急匆匆上。  

桂兰:(唱)听婆母得重病心急如焚,  

下公交忙打的直接回村。  

公司里搞培训放弃不去,  

回家来看婆母重中之重。  

唉,前天公司通知我今天去参加七八天的部门经理候选人培训,一大早宝善就打电话说婆母病重。是参训、是回家,两相对比,还是看老人当紧,要是老人真有个闪失,岂不后悔一辈子?哦,终于到家了,也不知老人怎么样了?(进门)妈!妈!        

婆婆:(身着日常服装,额头贴着块退热贴,装作有气无力地从里屋走出)哎——是桂兰回来了?(看桂兰打扮,惊讶地)你,你,你变了……  

桂兰:(慌忙放下东西,扶婆婆坐在沙发上)妈,你咋了?哪儿难受啊?  

婆婆:我……哪儿也不……噢,不知道……不知道哪儿难受……  

桂兰:哦,不知道哪里难受?哎呀,那就更严重啦!你头上贴的是……  

婆婆:啊,头疼、头晕,浑身没劲。  

桂兰:那……医生怎么说?  

婆婆:没……没找医生……桂兰,你……我都快认不得啦!  

桂兰:妈,病了干嘛不找医生?宝善呢?  

婆婆:白不咋,宝善焊车去了……桂兰,你不光打扮变了,说话也撇起来啦!  

桂兰:妈,在外面不这么说人们听不懂啊,刚回来一时半会儿还没倒过来咱涿鹿话。  

婆婆:桂兰,你在那里咋说?  

桂兰:挺好啊!  

婆婆:那里的男人们多吧?  

桂兰:多呀!  

婆婆:那……你……人们都稀罕你吧?  

桂兰:稀罕啊!尤其是公司老总对我可好啦!  

婆婆:你说啥?公司老总他……他待见你?  

桂兰:是啊!  

婆婆:(急忙站起,大声地)哎呀,完啦,完啦……(做哭泣状)  

桂兰:妈,快坐下!(扶婆婆坐下)什么完啦?  

婆婆:(抽抽噎噎地)宝善……我儿……完啦!这个家……完啦!……  

桂兰:(若有所思地)哦,我明白啦!  

      (唱)看婆母,气色正,  

            根本不像有重病。  

            问她病情不细说,  

            这里一定有隐情。  

            开始说话声音小,  

            着急突然放大声。  

            看来我得想个法,  

            要让婆母吐真情。  

(思考,旁白)得想个啥法子弄清情况呢?(一眼看见电话机)嗯,有了!何不将计就计……(走过去拨电话)喂,宝善!你给我回来!我要跟你离婚!(随手扔下电话,怒容满面直喘粗气)  

婆婆:(急忙站起)桂兰,你说啥?你、你、你要离……离婚?  

桂兰:对,离婚!  

婆婆:(旁白)果然不出我所料啊!  

       (唱)听桂兰提出要离婚,  

             看来她真的有外心。  

桂兰: (唱)看婆母动作多利索,  

             哪里还像个有病人。  

婆婆: (唱)外人的煽惑就是大,  

             说变心当下就变心。  

桂兰: (唱)婆母他就是在装病,  

             目的是考验我的心。  

婆婆: (唱)刚才的关心是假意,  

             借机会离婚才是真。  

桂兰: (唱)我这张考卷要答好,  

             要不然婆母难放心。  

婆婆:桂兰,你说要离婚,那……孩子咋办?  

桂兰:孩子么……送人!  

婆婆:你说啥?送人?你糊涂啦?咋要送人?  

桂兰:理由嘛,很简单——没用!  

婆婆:桂兰,你咋能说养儿子没用呢!  

桂兰:那宝善是不是你的儿子?  

婆婆:是啊!  

桂兰:你得了重病,他不找医生,不送医院,还把你撂家里干他的去……你说说,是老娘的命当紧,还是修理部的活儿当紧?像这样的儿子是不是没用?像这样的白眼狼,谁愿意跟他过!  

婆婆:这个……  

桂兰:(唱)人常说养儿防备老,  

            就是为得病有依靠。  

            结果是老娘得重病,  

            儿子在哪里看不到。  

            我要是临老也这样,  

            还不如趁早安排好。  

            送了人早点歇了心,  

            也免得再吃后悔药。  

      妈,你说说,我这话在理不在理?  

婆婆:在­­­­——,不过……            

桂兰:妈,我和宝善还没离婚,我还是你儿媳,宝善不管你,我管!我这就打120,叫救护车。(欲拨电话)  

婆婆:(急忙按住电话)甭价,可甭打电话!  

桂兰:那我去找车!(说着拿起坤包,取出一张存款卡)这里面有一万块钱,是我这半年攒下的,做住院押金。(说罢,欲走)  

婆婆:(急忙护住门口阻拦)桂兰,甭去甭去,其实我­­­­——我没病!  

桂兰:啥?你没病?  

婆婆:是啊,你看!(把退热贴揭下来扔在一边,伸伸胳膊、踢踢腿,跳一小段广场舞)我身子骨好着呢,见天去文化广场跟人们跳舞咧!  

桂兰:没病,那为啥打电话叫我回家?  

婆婆:是我……想你呗!  

桂兰:妈,你是不知道,公司今天要派我去参加经理候选人培训,马总经理再三嘱咐我要好好学习,将来担当重任……原打算培训完回来看你,没想到宝善电话里说你病重……  

婆婆:我…………  

桂兰:妈,一听说你病重呀,我急得啥也顾不上了,只从车站买了点南方水果,不过,半个月前给你买了件半袖衫。你看,(桂兰从包里取出服装盒打开)妈,试试合不合身?  

婆婆:(抖开红色半袖衫看)哎呀,啧啧,这么红实的,我穿上还不叫人笑话啊?  

桂兰:笑话啥?北京你这岁数人今年可时新穿红袖衫啦!(帮婆婆穿半袖衫)妈,你穿上可好看啦!  

婆婆:呵呵,桂兰啊!  

      (唱)看到你对我这真情一片,  

            不由我更感到羞愧满面。  

            自从你打工走心中不安,  

            老担心你在外看上大款。  

            所以就叫宝善打去电话,  

            叫回家就为了对你考验。  

            没想到你对我就像亲娘,  

            又掏钱又看病还买衣衫。  

桂兰:(唱)现如今有的人只顾自己,  

      把父母养育恩丢在一边。  

      夫妻情更不去好好珍惜,  

      与人处两眼里只认得钱。  

      我回来就是要表明心迹,  

      父母恩一辈子报答不完。  

      人要是不懂得爱家尽孝,  

      连禽兽都不如枉活人间!  

【宝善悄然回家暗上,旁听。  

桂兰:妈,你担心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现如今是男想高、女想瘦,狗穿衣裳人露肉。啥样儿的都有,有的人,老爸病了不管不看,宠物狗病了倒急着去送医院;有的小媳妇,好好的一个家,打几天工,就跟有钱商人跑了……这样的事有的是啊。  

婆婆:就是嘛,听说跟你一块儿打工的玉根媳妇也跟人跑了,所以我就……就……唉!见你回家打扮也变了,口音也变了,我当惑……  

桂兰:当惑我也变了是吧?妈,爱谁变谁变,我啥时候也不会变!  

婆婆:那……你为啥才刚还打电话要跟宝善离婚呢?  

桂兰:呵呵,妈,我那是开玩笑呢,不这样说你会跟我说实话吗?  

婆婆:那——快、快跟宝善说说,要不他还急着咧!  

桂兰:不用说,刚才打的电话是假的。  

婆婆:啥?假的?难不成你也在考验我?  

桂兰:(开玩笑地)咋了,只许你考验我,就不兴我也考验考验你了?  

【宝善点头,伸拇指。  

婆婆:呵呵,我可经不住这个考验啊!你看把我吓的,你摸摸,我的心这会儿才打嗓根眼儿落下来。这么一闹,可耽误你的正事了。这可咋办呢?  

桂兰:没什么,不就是个部门经理候选人培训吗?就是没了这份工作咱也能再找,可这妈——却不能随便再找哟!  

宝善:(进门上前,幽默地)说的是啊,要再找个妈不就是把我给“辞退”了吗?  

桂兰:(调侃地)你想得倒美,想叫“辞退”了你再换个媳妇——门都没有!  

宝善:哈哈……我要的就是这句话啊!(端详老妈)妈,这是桂兰给买的?  

婆婆:是啊,好看吧?  

宝善:好看!要不是在家里,我都不敢认你了——起码得年轻10岁!还是媳妇对你好啊!  

婆婆:那是啊!  

桂兰:(深情地望一眼宝善)都怨你——原想着回来给你和孩子买几件衣服,可让你电话吓得我啥也没顾得买!  

宝善:只要你这颗心没变,比买什么都强啊!  

婆婆:儿子说的对!  

宝善:妈、桂兰,你娘俩儿刚才的话,我在门外都听清楚啦!我就说桂兰不是那种没有情谊的女人么。妈,这下你歇心了吧?  

婆婆:(点头)嗯!  

桂兰:你也真是的,还不知道我的人性?干嘛打电话不透漏点儿风声,可把我急得……  

宝善:桂兰啊,对不起!  

(唱)我虽然对你知根知底,  

            但咱俩毕竟半年分居。  

            受环境影响人都会变,  

            我也真怕你有了外遇。  

桂兰:(揶揄地)所以,你也想乘机考验考验我对吧?  

宝善:(不好意思地)嗯,就算是吧!  

桂兰:(娇嗔地在宝善肩上打了一拳)你呀!  

      (唱)夫妻间爱情必须珍惜,  

            时刻把对方装在心里。  

            无论是处于啥样环境,  

            都得要忠诚互不猜疑。  

      人常说:孩子是自己的好,媳妇是别人的好。站这山看那山高,其实都一样。人要是没有颗忠诚的心,跟谁过上也不会好!  

婆婆:(拍手)说得好哇!  

桂兰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桂兰:(掏出手机一看)噢,是我们公司电话。(接打电话)嗯,到家了,谢谢马总关心!嗯,嗯,好多了……是吗?哦,哦,好,好……谢谢马总!(关掉手机)妈,宝善,好消息!  

婆婆、宝善:快说说?  

桂兰:刚才公司马总电话里对我放弃培训、选择回家不仅没批评,反而说我在做人的道德方面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他说,做人只有对老人尽孝,才能对工作尽忠——因为他当年光顾创业,老爸病了没有及时回家看望,结果老爸去世也没见上一面,遗憾终生——所以,公司还要专门给我增加一次机会,补上误了的培训课程哩!  

宝善:那就是说,公司老总对你这次放弃培训、回家看妈所做的选择,也是个人生价值取向的考验啦?  

桂兰:是啊,妈怕我变心,装病对我考验;我看妈不像有病,假离婚对妈考验;公司马总见我这样做,也是对我的考验。这可真是考验套考验、考验连考验,相互考验到一块儿啦!  

宝善:要这么看,你还真有提拔部门经理的可能啦?  

桂兰:我看差不多!  

婆婆:哎呀桂兰,你可真若能啊,走的时候是村姑打扮……谁能想到,忽了吧成了大城市人,还要当经理哩,真是好人有好报啊!  

桂兰:叫我看,这回干脆咱在北京租个房,宝善也去打工,把妈也接去……  

宝善:哈哈,你还是怕我们对你不放心吧?这回咱啥都明白啦!两情若是长相守,又岂在朝朝暮暮。叫我看,你打你的工,我开我的修理部,也好就近照顾老妈和孩子——最好!  

婆婆:哎呀,这回我可算歇了心啦!看看,光顾高兴了。桂兰,你饿了吧,妈给做你最爱吃的莜面炖鸡蛋去,咱庆贺庆贺!  

宝善:好,我和面去,好好侍候侍候这未来的经理大人!  

桂兰:(指点宝善脑门)就你贫嘴!走,我还得好好学学推莜面窝窝呢!  

全体:(合唱)一场考验事分明,  

              相互之间见真情。  

              传统美德记心间,  

              家庭和睦万事兴!  

      【同下,幕落。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