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投稿作品精选  
麻友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6-06-07      
   耐不住在省城工作的儿子的再三劝说,张二婶好歹搬到了县城居住,也算离儿子近了一大截。到了这么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张二婶刚开始很不习惯,好在后来慢慢结识了几个麻友,日子过得还算有滋有味。
   每到下午,张二婶就会接到麻友们的电话,一缺三,二缺二,三缺一,张二婶就是这样“被动麻将”的。
  这四个麻友都是清一色的老太太,虽住在一个小区,却来自不同的地方,广东麻将,四川麻将,陕西麻将,湖北麻将各有见解,清一色、混一色、七对、碰碰和各有说辞,最后经麻友几经讨论敲定,攫取各路麻将体系精华,遵循打血战推倒和,七对加三翻,一元一炮要亮喜的综合麻将打法,四麻友都说这好算账有意思,最重要的是其他人看不懂,免得有几个多事的在旁边指指点点,影响情绪。
   场地就选择在楼下老人协会,时间是每天下午的两点至五点半,四麻友约法三章,不得随意换人,不得违反牌规,不得欠账赖账,桌上争吵桌下和,不得超出切磋时间。
   开始的时候四个人倒还风平浪静,时间久了,她们也各有微词。
   本来那天她们四人牌打得有说有笑。老麻将遇到了新问题,不知张二婶在哪里踩了狗屎,手气那是春风得意,弄得其他三家只在那里唉声叹气,这盘张二婶七对和五筒,自摸在手上,正喜形于色。
   “哈哈!七对自摸!”张二婶牌还没翻过来。
   “碰!”王大妈见形势不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张二婶挡住。
   “不行!我自摸了!”张二婶气愤。
   “那是你牌风问题,没叫你提前去摸!”王大妈自信地说。
   眼看就要火星撞地球,其余两个牌友也鼎力相劝,张二婶想到自己反正赢了,打掉牙齿往肚里吞,也就没说太多。
   没想到这是张二婶霉运的开始,后来就只有眼睁睁看其余两家亮喜,其余三家自摸的份,王大妈手气也没好到哪里去,不一会儿,王大妈输掉几十元,张二婶倒贴几十元。两人心中那愤怒的火苗在悄悄地蔓延。
   这样的事情在张二婶和王大妈之间再次上演,角色互换,杀得眼红的她们互不相让,掀桌布,相互推搡弄得场面失控。
   “哪个再叫我打牌就不是人!”张二婶恶狠狠地说。
   “我就是一个人打四方也不会请你!”王大妈回应道。
   “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包容一点!”在大家的劝说中,此次活动最终不欢而散。
   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张二婶都窝在家里,没有出门。实在闷得慌,她便打电话给儿子,直嚷着要回乡下去。儿子拿她没办法,只说等几天就回来接她去省城。
   这边王大妈却突然来了电话:“三缺一!来不来?”
   张二婶愣了片刻,嘟哝道:“啥三缺一?”
   电话那头王大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不打牌啦!走,咱们到广场上跳坝坝舞去。”紧接着,电话里就响起了《小苹果》欢快的旋律。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