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投稿作品精选  
记忆中的三队打谷场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11-05      

记忆中的三队仓面(打谷场)

     我家住在尚义县的一个小村庄,按照大集体时候的划分规定,我家被划到了我们村的三队,那时每个队都有一个以本队命名的打谷场,所以我们队的打谷场就叫三队仓面(打谷场)我家离这个打谷场很近,所以这个地方可以说承载了我所有童年时代的美好时光。
       对于一个农村娃来说,秋天是一个美好而又无奈的季节,因为那个年代的我们是要放秋假的,而且只有秋天的时候才是打谷场最热闹的时候,所以我们期待秋天的到来,然而这个时候也是家里最忙的时候,在那个科技不是很发达的年代,所有庄稼从播种到收获都是靠人工的,所以我们也就成了家里的一枚小劳力,看着一望无际的麦田,心中那股难以抑制的怒火直捣眉间,所有被大人拽到地里的小伙伴们我想那时都有一个极坏心情,但是没办法我们必须要压制住心中的怒气,一步一步的跟在大人后边去拔麦子,捆麦子,拢麦子,因为我们都太害怕父亲的大巴掌了……
       几天以后,麦子终于割完了,邻里亲戚之间相互搭伙,开始往打谷场拉麦子,而我们呢,就喜欢躺在满载麦子的牛车上,仰望着天空。坝上的秋天,天空蔚蓝而深邃,漫天的蓝色几乎没有一丝云彩,我们会因为偶尔经过的飞机而激动好一会,看着飞机过后留在空中的那一道道白线,我们总是幻想着飞机上的人会探出头和我们挥挥手,憧憬着飞机能够突然降落在前方不远的地方。就这样在悠悠的牛车之上,伴随着老牛“哒哒”的脚步声,我们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隆隆的碾麦声,将我们从睡梦中叫醒,已经到了打谷场,父亲把我们从车上抱下来,而这个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打谷场上却仍是一番忙碌的景象,每家都将提前接好的灯点亮了,因为麦子必须连夜垛好,如果机器今天能挪到我家,今天晚上还要把新麦子碾了,这个时候我们小朋友是最兴奋的时候,对于农村来说,像这样子灯火通明,人群熙攘的景象一年只会出现两次,一个是在除夕夜那天,另一个也就是在收麦子的季节里了,所以我们必须尽情的享受今天,享受这灯火通明的夜晚,享受这人山人海的场景,享受这机器轰隆的美妙,享受这丰收时刻的喜悦。
       垛庄稼垛是个技术活,所以一般都由男人们上手,而他们的妻子这时候会回到家里喂猪,做饭,一时间低矮的土坯房上炊烟四起。来来来……的喂猪声,淡淡的面香味,从村里各各角落传过来,飘过来,与打谷场上的机器声,小孩们的欢笑声,交织成了一曲简单动人的旋律。
      半夜时分打谷场上的繁忙场景仍在上演,妈妈们开始喊忘记了时间的孩子们回家睡觉了,只听着村南头的王大娘扯着嗓子喊他家的小子回家,那声音不比村大队的大喇叭逊色,然而却没有回应,最后在一个麦杆堆里找到熟睡的儿子,她没有再去叫醒他,而是像其他妈妈一样轻轻的抱到家里,然后安顿在炕上,看着儿子甜美的睡姿,满意的掩上了家门,而她继续和邻居忙碌着……我当然明白为什么王大娘没有因为儿子的贪玩而生气,因为在这金色的麦穗之中,呼吸着那浓浓的麦香味,躺在软软的麦杆上,谁也拒绝不了大自然的馈赠,那家小孩没有在麦垛里睡着的经历,因为他们觉得闻着这麦香,抱着这麦杆,他们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任它金山银山,随它山珍海味,在这个时候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时间如白驹过隙,十几年很快从我们的指尖溜走,当年的场景似乎就发生在昨天,但回头找寻,发现它真的已成为回忆。
      前几天回家参加一个发小的婚礼,恰巧她家就在打谷场边上住着,现在的打谷场已经被一排排的红色厂房代替,我站在一个仅留下的角落,极力的回想,构思着当年老牛载麦而归“哒哒”的牛蹄声,拖拉机拉碌碡碾麦子的“吱吆”声,却被萧瑟的秋风声吞没,打谷场早已没有了昔日的场景,村里的麦田已经被绿油油的菜地所代替,往日的牛车已经劈成了柴火,生了暖气,村里的孩子们在家玩起了网游,已没有人再到打谷场上捉迷藏了。儿时的伙伴多已为人父为人母。只有打谷场边的几个早已下岗闲置但仍静卧在场边的碌碡在无声地见证着小村庄的过去、现在和将来!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