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投稿作品精选  
变脸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11-04      

变脸  

                                  (小说)  韩金曦 孙燕梅  

经过市场的一番淘洗,眼下的人越来越精明了,各行各业的精英不遗余力都将自身的智商发挥到极至,惟恐落人踵后。即便一向本分的乔二哥也耐不住落寞,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躁动的心。近来有些诡异,不似往常那般赖在家里出出进进侍弄十几盆宝贝似的花草,迷上了串亲访友。  

乔二棒时年45岁,是野狐岙地道的庄稼汉,祖祖辈辈以种粮种菜为生。过去靠天刨食,日子一向过得紧巴,一谈小康就自惭形秽,英雄气短,觉得汗颜,总抱怨自己时运不济,是三两半钱的破落命。自去年暮秋有了发家致富的想法,就一直窝在家里闹心病,理不出个头绪,更似霜打的茄子。不过,他长期赋闲在家,倒也养成了沏茶水、看报纸、听广播的嗜好,尤其对电视财经节目津津乐道,胸口燃着一把火,愈发不死心,一个劲琢磨着干点啥,兴许还能闯出名堂来。  

婆娘一天到晚总有忙不完的活计,早上打猪草,晚上做刺绣,累得腰酸背疼,两眼也熬得红肿无光,动辄生气就找窝囊男人晦气,要么指着鼻子骂他吃闲饭,不务正业,老来老去不着调;要么懒得多说,干脆顺手丢一只鞋底过去解解怨气。  

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娃们上学,要吃要喝,都需要钱花。他砸吧砸吧嘴,搓着手到底也没敢说个啥,只是趁母老虎不在家,把能搜寻到的短家什统统藏起来,免得无故触霉头。  

今年初春,乔二棒如同冬眠后苏醒的蛇,一下子活跃了起来,磨叽了几日,向当家的要了五百元做本钱,小试牛刀,一连挣了几个零花钱,贴补家用。日子滋润了许多,他的脸上也泛着灿灿的红光。  

说起他的营生,性质很特别,属于农村包围城市的后新生力量。说白了,就是在城乡结合部做菜农和客商的掮客。三个月下来,在野狐岙一带已颇有些名声,人称“乔大拿”或“乔掌柜”。  

自从前天听了念MBA外甥的一番“穷则思变,变者古今之公理”及“商者兵也”的闲谈阔论,他霎时悟出有几分道理。第二天下午花两块五毛钱从跳蚤市场买回一本折边的《孙子兵法》,抱着自家大妮的字典,在西屋仓房苦熬了一个通宵。  

清晨被婆娘拎着耳朵,没鼻子没眼地数落了一顿:“水蛋壳脑袋,花钱买别人丢弃的废手纸,病的不轻。不知又糟蹋了多少电?讨打吃的瘟神,真该千刀万剐!”  

男人习惯了辱骂,不愠不火,装作没听见,一伸手道:“早饭呢?饿了,吃饱了还有要紧事办哩。”  

婆娘恨得咬牙,十分尖刻,“当家的等着吧,一夜之间变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活神仙。一家老少准备跟着你吃斋念佛,喝西北风呢。”  

“不可理喻!”  

“哼,白白费了电钱反倒有理?早餐就免了。”   

乔二棒突然感觉女人陌生起来,很俗气,没有一丝品位,不足与谋。七点刚过,饿着肚子骑车上工去了,抬头望望远处的天空,似乎被牛乳洗过一般,格外湛蓝。  

今天不同昨日,他穿着体面的T恤,腰间挎着手机,牌子不得而知,皮套一簇新,印有英文标志。腋下夹着一个乡下人不常见的大号公文包,里面鼓涨涨的。他从不吸烟,但掏出的却是七八块钱一包的烟卷,每一次递给两手泥巴的菜农,菜农黑红色的面膛总是受宠若惊,讪讪地赶忙两手接了,很谨慎地吸着,喊他乔老板。乔二棒就趁机把猎取的对象拉到一边,杀价,扣杂物,几乎一无是处,直到谈拢。然后,他堆着一脸笑容,很自信地踱到一边,最终找到上家。客商倒也干脆,一口答应给他百分之一的回扣,他觉得自己太吃亏,马上掏出手机联系第二家买主,不急不躁,言语十分斯文。客商要配货赶场,心里蹿火,把他拽到一边,朝他伸出三根指头,他一脸淡然,摇了摇头,自己又伸出两根指头,上下比划了一番,神情很决绝。  

“哼,明抢哩。”客商摆摆手,把乔二棒晾到一边。  

乔二棒不作理会,转身离去,继续他的神圣职业。  

两个钟点后,客商瞅瞅偏西的日头,拧着眉头沉默了片刻,接着把未抽完的烟卷掷到地上,用脚尖狠命地碾灭,再度寻到了乔二棒。  

乔二棒在一旁露出了不易被察觉的笑容,“怎么,想通了?”  

客商无奈地点了点头,“可真有你的,一切遂你的愿。”  

“这才对嘛,和气生财。你只管吃肉,好歹给小弟留口剩汤罢了。”说着,他掏出香烟晃了晃,“瞧,货真价实,这可都是要算成本的。哪怕仨瓜俩枣,总得给老哥留个糊口的费用,就算捧个人情场,也不至于跌您大老板的面。”  

“乔哥可谓贵人,句句在理。现在这年头,有钱大伙挣,哪能吃独食?嘻嘻,合作共赢嘛,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兄弟哪里话?一切好商量。多大点事,总之手边出的活,都好说。”  

“一回生两回熟,从此咱就是朋友,大家不分你我。”边说着,客商把一叠纸币塞到他的手里。  

“李老弟不愧是个爽快人,亲兄弟明算账。”乔二棒当下点清了费用。一股按捺不住的激动直冲脑门,粗略一咂摸,只一个反复,李老汉的四千斤卷心菜自己平白多赚了三十二元,撇开三支烟卷和不足一分钟的手机通联费用,再剔除不上台面的学费和一度电钱,比过去做代理净增二十九元,这可算得上是一笔颇丰的收入。  

傍晚,极少饮酒的他特意从小卖部买了一瓶二锅头和半斤猪头肉,四只凤爪,以及一包五香花生豆,总之要庆贺一下,少不了喊邻村外甥过来作陪。  

婆娘心疼得什么似的,暗暗地骂道:“作死的东西,败家。”  

他嗤了一下,回敬道:“头发长,见识短,真个不假。能花才能挣,这叫消费。你又懂个啥?”  

婆娘直朝他瞪眼,他不以为然。频频举杯,大口吃肉,心里美的乐开了花,面前坐着的已不是大姐家的狗剩,而是自己的财神爷,谦恭有加,一连声地劝酒。趁外甥暑假,要多向他讨教几招,兴许明后天赚得更多。  

于是,面前呈现一团氤氲之气,他似乎不再是当年穿开裆裤偷吃大队豆饼的乔二棒,一眨眼的功夫变成了真正腰缠万贯的乔老板。  

   

   

作者简介:韩金曦,笔名怡文,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张家口市作协会员,宣钢文学艺术联合副会长;籍贯山东寿光市;毕业于河北经贸大学;北科大工程硕士学位;现供职于河北钢铁集团宣钢公司非钢事业部,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