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投稿作品精选  
心愿(涿鹿秧歌角剧)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10-10      

    

(涿鹿秧歌角剧)  

广 木   

   

时间:20156月,插叙时间:1944  

地点:涿鹿爱美协会办事处,插叙地点:涿鹿西关薛家店  

人物:薛在海——70岁,退休老工人。涿鹿爱美协会会长  

  者——20多岁,女,《时代人物》报记者  

插叙人物:  

  父——47岁,薛在海、薛在河父亲  

  母——45岁,薛在海、薛在河母亲  

薛在河——12岁,薛在海二哥  

布景:爱美协会办事处房间,内设沙发、茶几、办公桌椅等,墙上贴有“铭记历史,勿忘国耻,追忆英烈,珍爱和平”字幅。  

   

       【幕启:薛在海放下手中正在制作的镜框,凝视墙上字幅。  

薛在海:(诵读)铭记历史,勿忘国耻,追忆英烈,珍爱和平!  

(唱)铭记历史代代传,  

             勿忘国耻斗志坚,  

             追忆英烈不忘本,  

             珍爱和平做贡献。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国家公布了抗战胜利纪念活动安排,其中 77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开幕式。眼看时间快到了,我得抓紧时间制作,好了却我的一桩心愿啊!  

        【薛在海继续制作镜框,记者挎个包急匆匆上。  

  者:(唱)下了公交忙打的,  

直奔采访目的地。  

             为了得到新消息,  

             夜以继日不停息。  

        听说薛在海老人是爱美协会会长,在爱美协会办事处。(看门牌寻找),哦,到了!(敲门)  

薛在海:请进!  

  者:(进门)您好!我是《时代人物》报记者。(递上记者证)请问您就是薛在海薛大爷吧?  

薛在海:(看了看,交还记者证)我是薛在海。记者同志,请坐!  

  者:谢谢!(摘下挎包,坐在沙发上,掏出采访本准备记录)薛大爷,从网上看到您为抗战胜利70周年做了不少事情,今天我特意前来拜访,希望您能详细介绍一下可以吗?  

薛在海:当然可以。(沏茶)不急,来,先喝点儿水。  

  者:谢谢!(一眼发现正在制作的镜框)大爷,您这是……  

薛在海:哦,我准备用人民币做一件礼品,77日献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者:噢,这有什么说法吗?  

薛在海:有啊,你看这10100元的尾数编号都是“1”,950元的尾数编号都是“9”,这两张20元和10元的尾数编号都是“3”,这两张5元和2元的、两张5角和2角的、两张5分和2分的尾数编号都是“7”, 总共是一千九百三十七元七角七分钱,尾数编号排列起来就是1937.7.7,也就是“卢沟桥事变”七七抗战纪念日。  

  者:薛大爷,您老这创意可真不简单啊!  

薛在海:没什么,这是我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百日活动”计划中的一项。  

  者:噢,您自己还有个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百日活动”计划?  

薛在海:是啊,今年5月份从泥河湾启动,523日到平型关抗战纪念馆敬献了花篮,25日左权将军忌日那天到左权将军烈士陵园敬献了花圈,同时取土回到涿鹿的“西柏坡”三道沟村,将所取的土送到了37名无名烈士墓。现在即将做的是:77日到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815日到张北苏蒙烈士纪念塔,92日前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918日到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凭吊英烈,纪念那些为抗战逝去的英雄们。  

  者:薛大爷,您的这些做法的确令人敬佩!不知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薛在海:因为我有国恨家仇啊!  

  者:噢,您能详细说说吗?  

薛在海:解放前,我家在涿鹿西关大南巷开了个车马大店,名叫薛家店。人们到武家沟拉煤驮煤、到东窑沟买缸买盆,大都在我家店里吃住。那是1944年——  

       【二幕落下,布景转换为薛家店。薛父身穿打补丁破旧衣服,搀扶着同样打扮的薛母上。  

  父:(唱)小日寇烧杀抢封锁县城,  

             车马店少顾客断了营生。  

     孩他娘数九天没有棉裤,  

冻伤腿一走路疼痛难忍。  

大儿子薛在江心急如焚,  

             满城跑四处转去打零工。  

             二儿子薛在河失学在家,  

             卖鸡蛋换零钱补贴家用。  

             小女儿薛在湖不懂人事,  

             在家里常磨人还得看哄。  

        【薛父扶薛母坐下,薛母摸着腿作痛苦不堪状……  

  母:(唱)小鬼子黑狗子就像发疯,  

没白日没黑夜搜查抓人。  

             一进店小女儿抱住我腿,  

             被吓得浑身抖哭喊不停。  

             我本就冻伤腿勉强支撑,  

             孩一抱疼得我如同钻心。  

             就这样还得去招徕顾客,  

             只可惜站一天难寻一人。  

             全家人吃喝穿没有着落,  

             这日子还咋过真愁煞人!  

        唉——自打这小鬼子来了就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整天不是封锁城门,就是搜查抓人,闹得人心惶惶,挺好的买卖也做不成。这苦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啊!  

薛在河:(急匆匆边上边喊)爹!娘!  

  父:这是咋了,急头失火的?  

薛在河:爹,娘,你们看!(从怀里掏出纸包着的馅饼)这是我用卖鸡蛋的钱,从王万山大伯饼子铺买的馅饼,快趁热吃吧!(把饼子递给薛父)  

  父:你买这干啥?咱家连糊糊都喝不饱,可吃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啊!  

薛在河:不贵,大伯听说咱家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我买了两个他又送了一个……  

  父:那,你吃了吗?  

薛在河:我……我吃了。  

        【薛父伸手打了薛在河一巴掌,薛在河捂着脸哭了起来……  

  父:父母兄妹都在挨饿,你倒先吃了,谁教你这么做的?  

薛在河:(哽咽着)我……我……  

  父:你呀!  

(唱)打从小就教你先人后己,  

     一遍遍给你讲孔融让梨。  

             还给你讲过那岳母刺字,  

             要尽忠务必把尽孝牢记。  

  母:(唱)历史上曾有过二十四孝,  

             他们的尽孝心感天动地。  

             你怎能不顾及父母兄妹,  

             只顾着自个吃是何道理?!  

        在河啊,甭怨你爹打你,咱家尽管穷,可吃什么东西也没瞒过你呀!  

薛在河:娘,其实……其实我没有吃啊!  

        【薛父急忙拆开纸包,一看是三张馅饼,一把搂过儿子……  

  父:都怨爹,爹错怪你了!  

三口人抱头哭作一团……  

薛在河:(抽噎着)爹,这……不怨你,要怨……就怨那小鬼子!要不是他们封锁城门,咱家……咱家就不会没了生意,我娘也不会冻伤了腿……  

  父:是啊,只要咱家有生意做,就不愁吃穿,可如今……唉!  

薛在河:爹,娘,我要当兵去!我要打鬼子!  

  父:你……要去当兵?  

薛在河:嗯!  

  母:你一个孩子家,还没枪高,当兵谁要你咧?  

薛在河:听说张家口有抗日救国童子军,我要去参加童子军!  

  父:还是等长大了再说吧!  

薛在河:咱家现时正困难,我走了还能减轻点负担……  

  母:就听你爹的吧,等长大了一准叫你去。  

薛在河:(思索,急中生智地)爹,娘,你们先进家和妹妹趁热吃馅饼吧,我出去有点事。  

  父:来,吃张饼再去。(取一张饼递给薛在河)  

薛在河:我不要!  

  父:咋了,你还嗔较爹错怪你了?  

薛在河:不是。  

  父:那就吃!(硬塞过去)  

  母:吃吧,孩子,趁热……  

薛在河:(接过饼掰了一小半,把大半个又还给父亲)这就行了,把那半张给妹妹吃吧!  

       【薛父、薛母相互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进屋门下。  

薛在河:(面对屋门跪下)爹!娘!孩儿当兵决心已定,等打完鬼子再回来尽孝吧!(磕三个头,起身寻了根柴棍,在地上写字,念)我去当兵了!  

        (唱)当兵临走写留言,  

              免得父母把心担。  

              本该当面去告别,  

              就怕二老把我拦。  

              趁着这时天傍黑,  

              冲过鬼子封锁线。  

              若能如愿当了兵,  

              誓把鬼子消灭干!  

        小鬼子封锁了城门,我要么趁着天黑从城墙上下去……对,就这么办!爹,娘,再见啦!(急下)  

        【二幕启,布景转换到原来场景。  

薛在海:我二哥跳下城墙,沿村讨吃要饭走了一个多月到了张家口,正巧被一当兵的碰见,带他参加了察哈尔抗日救国童子军,后来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第五次战役中牺牲在了朝鲜的津临江,那年他才18岁啊!  

  者:薛大爷,你二哥薛在河可真不简单啊!  

薛在海:二哥牺牲后,政府给我家560元抚恤金,分给了12亩水地,那时父亲已经去世,给母亲每月18元生活费,可惜母亲因当年冻伤腿起了冻疮,越来越严重,最终锯掉了腿,又因过度思念我二哥日夜啼哭,双目失明,成了残疾人。所以我恨,恨那小日本鬼子,恨所有的侵略者啊!  

        (唱)提起那小日寇怒火满胸,  

              封城门断营生害我娘亲。  

              在南京三十万同胞被杀,  

              在全国残害了无数苍生。  

              侵略者把战火烧到家门,  

              我二哥赴朝鲜战场牺牲。  

              家庭仇民族恨终生难忘,  

              铭历史怀英烈珍爱和平。  

  者:哦,原来如此啊!难怪您自己制定“百日活动”计划,为抗战胜利70周年做那么多实事呢!薛大爷,听说您曾经承包荒地植树造林,背松树步行千里到石家庄;为助力申奥今年大年初一徒步300多里到崇礼,人称“暴走爷爷”,在张家口大境门出资组织文艺表演;为地震灾区、伤病患者、贫困学生捐款、募捐,为学校、乡村、文艺团体等捐款购物,倾心公益事业做了不少好事呢?  

薛在海:其实也没什么,当年我母亲懂一点医道,给人们看病就不收钱,她常对我们说要多行善事。我只不过做了些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  

  者:薛大爷,我今天主要是采访有关抗战70周年方面的事情,其它方面的事迹等下次我再专门来拜访您。现在我只问您一个数字,这么多年您老大约捐赠出款物有多少钱啊?  

薛在海:也就是将近20万吧。  

  者:您这样无私奉献,家里人不反对吧?  

薛在海:不反对,我儿子薛志杰还非常支持,我每次外出办事都是他开车接送。如今我已经70岁了,当年承包的荒地植树造林也转包了。我已立下遗嘱,尽我所有,全部奉献,死后也要将尸体捐献给医疗事业。  

  者:薛大爷,您老真是太不简单了!您说您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薛在海:当年我二哥参军是为了打击侵略者、保卫新中国,如今我就是要继承先烈的遗志,珍爱和平大好时光,为社会多做一些贡献,用以了却我的心愿啊!  

  者:什么心愿?  

薛在海:知恩、感恩、报恩啊!  

(唱)感谢党的好领导,  

     改革开放政策好。  

     承包荒地栽种树,  

     勤劳致富收入高。  

     有钱不能只为己,  

     多做善事要记牢。  

     为人处世凭良心,  

     滴水之恩涌泉报。  

  者:(唱)听罢大爷这番话,  

             对比现实作思考:  

             当今社会多少人,  

             不讲奉献和回报,  

             道德沦丧无信仰,  

             只为自己填腰包,  

             如果都像薛大爷,  

             这个世界多美好!  

        薛大爷,好人总会有好报!愿您老健康长寿,多享福报!  

薛在海:谢谢!(忽然记起)哎呀,只顾聊了,今天还有个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文艺宣传活动呢,我得去参加啊!  

  者:好,我也看看去。  

薛在海:好,咱一块儿去!  

        【薛父、薛母、薛在河扮演者上场。  

  体:(合唱)抗战精神大发扬,  

               传播社会正能量。  

               尽快实现中国梦,  

               幸福生活万年长!  

        【幕落。  

  

附:作者姓名:杨存山  

手机号码:13833304398  

单位:涿鹿飞梭培训学校  

邮箱:gm541206@sina.com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