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天地 > 投稿作品精选  
背河(涿鹿秧歌角剧)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09-18      

    

(涿鹿秧歌角剧)  

广 木   

   

时间:现代  

地点:桑干河  

人物:愣四——背河水手,30岁左右  

      翠莲——农家寡妇,27岁左右  

布景:桑干河水汹涌澎湃,岸边绿柳成行。  

   

【幕启:愣四身穿紧身肉色内衣,腰系遮羞布,身披打满补丁的长衫上。  

愣四:(唱)桑干秋涨水漫延,  

            南北来往多不便。  

            上没桥来下没船,  

            不由我愣四心喜欢。  

            你要问这是为了啥,  

            背人过河好闹俩钱。  

      哈哈哈哈……今儿个城里赶大集,过河的人不老少,正碓上桑干河秋天发大水,可多人都得叫背上过河。啥也好,就是天气凉了,紧关在这挺巴乎的水里泡着真有点儿受不了。趁这会儿人少,咱先晒晒爷爷儿暖和暖和再说。  

      【愣四把长衫铺在地下,躺在上面,撩起长衫衣角遮住裆部,翘起二郎腿得意地哼起了民间小调。翠莲农家媳妇打扮,手提小包袱上。  

翠莲:(唱)夜半风雨雷电闪,  

清早雨停路还粘。  

为给婆婆把药抓,  

            翠莲下城走得欢。  

            眼前来到河南岸,  

            河水汹涌把路拦。  

       哎呀,我的老天爷呀,这么大的水,有没有背河的呀?(喊)喂——有没有背河的呀?  

愣四:哎、唉、唉,来啦,来啦!  

愣四急忙一起,手压住了大褂,全身裸露。翠莲看到裸体男人,忙害羞地捂住眼睛。愣四连忙用长衫遮住下身。  

(旁白)正哼个民间小调高兴高兴,就来了个小媳妇儿。哼!啥东西没见过,还假正经个啥咧!哎,你别说,这个小媳妇儿长得可真展刮!  

(数板)柳叶眉,杏核眼,  

              樱桃小口瓜子脸,  

              面如桃花粉嘟嘟,  

              两个酒窝腮帮现。  

              走路就像风摆柳,  

              疑似嫦娥下凡间。  

              要是跟她睡一觉,  

              当下死了也不冤、也不冤!。  

娘呀,要真是个小寡妇就好了。(面对翠莲)大妹子,你过河呀?  

翠莲:嗯,大哥你背我?  

愣四:可不是我背,介两天水急河深,这背河的价钱可涨啦!  

翠莲:多少钱?  

愣四:10文。  

翠莲:这么贵呀?别撇呼我啦,大哥,5文行吗?  

愣四:行是行,不过5文是5文的背法、10文是10文的背法!  

翠莲:咋了,还不一样啊?  

愣四:你试试就闹机明啦!(把长衫搭在肩上,往下一蹲)来吧,大妹子!  

【翠莲提起小包袱羞答答地趴在愣四背上。  

翠莲:大哥,你慢点儿,我可是头一回……  

愣四:(诙谐地)大妹子,甭害吓唬,头一回都这样,一会儿你就舒服了。哈哈……(做过河状)  

      (唱)身背上那个美娇娘,  

            甜甜的暖流涌心上。  

翠莲:(唱)头一回过河挺头眩,  

            心里没底直发慌。  

愣四:(唱)肉肉的妈妈贴在背,  

            不由我心里直痒痒。  

翠莲:(唱)往前越走呀水越深,  

            不由我越来越紧张。  

愣四:(旁白)这小媳妇儿搂得我是觉反而的紧,看来她是真害怕呀,正好我戏掇戏掇她。(扭头对翠莲)大妹子,小心了,这回水深啦!(故意往下蹲了蹲)  

翠莲:(紧张地往上趴了趴)哎呀,大哥,我的腿都湿骨达达的了。  

愣四:湿了腿算个啥,这就是5文钱的背法,待会儿还要湿屁股哩!  

翠莲:那……那要是10文钱是咋么个背法?  

愣四:10文钱,让你骑在脖子上,我尜尜上你,就湿不了啦。  

翠莲:那就……就……10文就10文吧!  

愣四:好咧!来,往上,再往上!(翠莲往上爬变换为骑在脖子上尜尜的姿势)  

      (唱)俏媳妇儿骑在脖子上,  

            美得我愣四心花放。  

翠莲:(唱)骑上脖子我更头眩,  

            干哕恶心更发慌。  

愣四:(唱)两条大腿扛在肩,  

            想入非非血脉涨。  

       【愣四情不自禁地抚摸着翠莲的腿,晃来晃去。翠莲做羞涩忸怩状。  

翠莲:(唱)大哥呀你甭摇晃,  

            晃得我想吐……呕……真够戗!  

       【做呕吐状,不小心吐在愣四头上,翠莲慌忙从怀里掏出块手帕要擦……  

愣四:(一把抢过来)我自个儿来吧!(拿起手帕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笑了笑,偷偷地塞在长衫下,然后装模作样地在头上抹了把,随手一甩)哎呀,手帕叫水刮走了。  

翠莲:白不咋大哥,刮走就刮走吧,作久也闹寒碜了。  

愣四:(暗暗发笑)大妹子,你可胳夹紧了噢,这回可更深了。(故意蹲下身子)  

翠莲:(惊慌失措地)哎呀大哥,这……这……  

愣四:咋了?(突然有感觉地一摸脖子)啊?一股暖流往下淌呀!  

翠莲:(做羞愧难当状)不好意思啊大哥,我吓得……吓得尿裤子了。  

愣四:(暗自发笑,圪蹴下走,故作姿态地)大妹子,再加钱吧,这么深的水,甭说吓得尿裤子了,闹不好小命都难保呀!(故意颠晃着,翠莲吓得乱叫)  

翠莲:大哥,你说,再加多少?  

愣四:再加10文!  

翠莲:加10文就加10文,大哥,你可得……(正说着,愣四脚下一滑,翠莲往前一歪,小包袱随手一甩丢了出去)哎呀,我的包袱!(愣四顺势把翠莲横抱在怀里)  

愣四:(安慰着)大妹子,甭害怕,只要保住命,一个包袱算个啥?  

翠莲:我的钱……钱都在里头咧!  

愣四:你说啥?  

翠莲:钱都在里头咧!  

愣四:那……该给我背河的钱也在里头咧?  

翠莲:是啊,还有给婆婆抓药的钱……这可咋办呀?  

愣四:那……快、快,咱赶紧过了河,我再回来捞捞,看落江没有。  

【愣四抱着翠莲紧走几步,到了河岸,放下翠莲,把长衫一团扔在地下,立即返回原地,做打捞东西状。  

翠莲:(焦急地望着)大哥,你可得小心点儿!  

愣四:大妹子,甭担心,没事!(继续捞了一会儿)哎呀,看来是叫水刮走了!  

翠莲:老天爷呀,我可拿啥给婆婆抓药呀!(说着哭了起来)  

愣四:(旁白)唉!真是偷鸡不成反失把米,本打算戏掇戏掇这小媳妇儿找个乐子,吓唬吓唬她多闹俩钱,没料到她把放钱的包袱叫水刮走了,我一文钱没挣上不说,连人家抓药的钱也没了,真是疥蛤蟆跳门坎——又蹲屁股又蹲脸。(做返回上岸状)我说大妹子,你也甭哭了,包袱已般也刮走了,再哭也回不来了……  

翠莲:大哥,你是不眊实情,我的命可真苦啊!  

      (唱)从小当童养媳嫁到康庄,  

            谁成想男人他是个病秧。  

            啥活也干不了成天吃药,  

            临到死也没有入成洞房。  

            男人他本就是抱养儿子,  

            他一死俩老人万分悲伤。  

            老爷子没多久也随儿去,  

            老婆婆哭瞎眼病瘫在床。  

            无奈何我只好缝补衣裳,  

            挣俩钱养婆母苦度时光。  

            黑夜她不小心跌落在地,  

            老婆婆摔伤腿急需疗伤。  

            老天爷不长眼祸不单行,  

            去抓药背过河把钱丢光。  

       唉——这可咋办呀!  

愣四:(唱)听大妹一番话我暗自心伤,  

            咱俩个真如同苦瓜一双。  

            我家住河北岸西头堡村,  

            无父母无家业四处流浪。  

            千家饭万家衣伴我长大,  

            靠背河度日月打发饥肠。  

            桑干河秋水涨机会难得,  

            只想着多赚钱少拉饥荒。  

            没料到让大妹遭受损失,  

            伤口上撒把盐雪上加霜。  

            恨只恨我不该那样去做,  

            后悔得真该打我几耳光!  

      (做自打自耳光状)我真……真该打!真……  

翠莲:(忙拉住愣四手)大哥,你……甭这样,这也不怨你呀!刮走包袱怨我手没抓牢……  

愣四:(反手攥住翠莲的手,翠莲羞涩地欲挣脱,愣四不好意思地松开)不,大妹子,你……不知道,怨……怨我、怨我啊!我……我赔你钱、赔你钱!(说着从长衫衣袋里掏出一串铜钱)大妹子,给你,看够不够抓药!  

翠莲:大哥,背河的钱我都没的给你,咋能再要你的钱咧?  

愣四:大妹子,抓药治伤当紧,你就拿上吧!  

翠莲:那……好吧,谢谢你了大哥,就算我借你的,等我抓上药回去连同背河的钱一打儿还你!  

愣四:甭价,你就甭还啦!  

翠莲:不还咋行呢,你挣这俩钱挺危险的、多不容易啊!再说,家里大嫂还等你……  

愣四:咳,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哪有什么大嫂呐!  

翠莲:那你……  

愣四:我一个人好说。大妹子,你更不容易啊,缝缝补补挣俩辛苦钱,还得养活老婆婆……  

翠莲:唉——谁叫咱命苦呢!(随手把钱放在地上)  

愣四:大妹子,你一个人养家这么难,就没……没想过再嫁……  

翠莲:大哥,说句心里话,想是想过,可我一改嫁丢下婆婆咋办咧?咱做人可不能只为自个儿打算呀!  

愣四:那……也可以招个人来呀?  

翠莲:难啊,哪有合适的人呢?  

愣四:啥样的人能合适你呀?  

翠莲:咱一寡妇人还有啥挑的咧,人丑俊搁在一边,只要身子骨硬朗,能干活,人性好,不叫婆婆受罪就行啦!  

愣四:那……你看我……  

翠莲:你?  

愣四:哦,不,我是说……你看我、我有个朋友,不知合适不合适?  

翠莲:你朋友,他……  

愣四:他和我一样,都是穷哥们。  

翠莲:穷不怕,正好门当户对,人家有钱人还不进咱的门哩!不知他身体、人性咋样?  

愣四:这个么,看了我就甭看他了,都一样!  

翠莲:哦,都一样……要像你这样就好啦!  

愣四:大妹子,你思摸思摸。  

翠莲:不用思摸,像大哥你这样的身子骨、这样的热心肠,没得挑!  

愣四:(不好意思地)大妹子,看你衣裳都湿了,我去拾点儿柴火拢把火,往干烤烤,要不容易得病呀!(下去拾柴)  

翠莲:(望着愣四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真是好人啊!  

      (唱)听大哥几句话触我心病,  

            想自己这些年有谁心疼。  

            看人家有男人其乐融融,  

            瞧自个守空房孤苦伶仃。  

            同龄人现如今儿女满堂,  

            我至今仍旧是女儿之身。  

            看刚才这景气分明是他,  

            只不过不好说推作他人。  

            若能够招一个这样的人,  

            也不枉这多年执意苦等。  

愣四:(暗上,在一旁做生火状)大妹子,快过来,我拾了些柴火、借了个火,来这圪堎下面,你脱下衣衫烤烤,干了好赶紧去抓药啊!  

翠莲:(犹豫不决地)这……要有人看到……  

愣四:白不咋,我来给你遮住。(说着抖起长衫,一下子掉出他过河时偷塞的翠莲的手帕,慌忙捡起来,瞅一眼翠莲,见翠莲正在看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这……  

翠莲:哈哈……大哥呀,原来那手帕还在咧?  

愣四:哦……不……我、我还当是叫水刮走了……  

翠莲:大哥呀,你啥也甭说啦,我心里头都机明。这块手帕呀,就送给你擦汗吧!  

愣四:送给我……擦汗?(做受宠若惊状)这……你……我……(用左右手指做相对状)  

翠莲:(会心地一笑)啥你、我的你就给我好好地遮住,我烤烤衣衫。不过……  

愣四:不过啥呀?  

翠莲:你可不许偷看啊!  

愣四:不看,不看!(愣四点着头,又把手帕放在鼻子下闻了闻,高兴地把手帕叠成小方块状,小心翼翼地装在长衫口袋里。然后撑开长衫遮挡住翠莲,翠莲在里面烤衣衫……愣四想看又不敢,急得不得了,终于按捺不住,偷偷地地伸长脖子偷看,一只手没抓牢长衫落下,看到翠莲穿着红肚兜,又慌忙遮住)我没看见、没看见……  

翠莲:大哥,你真坏!  

愣四:(旁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扮鬼脸笑着,翠莲穿好衣衫出来)大妹子,衣衫烤干啦?  

翠莲:烤干了,我这就抓药去了。  

愣四:好,我等着,一会儿回来再背你过河。  

翠莲:(调侃着)这回再背我回去……是背5文钱的,还是背10文钱的啊?  

愣四:(满面羞愧地)呵呵,大妹子,你就甭再揭我这疮疙痂啦!  

翠莲:你就等着吧,这回呀,跟着去我家,我会好好地还你的“账”!(莞尔一笑,下)  

愣四:我这不会是做梦吧?(用手掐自己)疼、好疼,是真的、是真的!  

      (唱)大妹方才吐真言,  

喜得愣四心狂欢。  

今儿与她结良缘,  

还愿背河一百年。  

     (突然发现送给翠莲的钱还在地上)大妹子,钱——钱——你忘拿钱啦!(追下)  

      【幕落。  

   

附:作者姓名:杨存山  

手机号码:13833304398  

单位:涿鹿飞梭培训学校  

邮箱:gm541206@sina.com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