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学研讨  
吴凤翔:初恋风景——海莲小说《我在画里等你》解读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02-11      

  

海莲的小说《我在画里等你》(《文艺报》<?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2012127,《中国作家网》、《小小说选刊》转载)对“初恋”的抒写,没有采用传统的“自叙体”的形式,也没有使用叙事学所谓的“内聚焦”的叙述视角。而是以一个小姑娘的视角,描绘了“小姑”的初恋在她心灵中的影像。这种叙事方式给读者突出的印象是,初恋不是少年维特式的狂热,也不是屠格涅夫式的激情,而是一道永恒、宁静、纯净、美丽的风景,任人们在岁月的流逝中去欣赏、去回味。

由于以一个小姑娘的口吻去叙述“小姑”的初恋,小说过滤掉了少女少男爱情萌动的心理活动与内容,淡化了情节。小说重点突出的是小姑娘的“初恋”印象:小姑初恋的短暂而美好、纯情而永恒。为了在短小的篇幅之内让小说有更深更浓的意味,海莲在人物与人物之间、人物与器物、器物与器物之间设置了双重的对应关系。

一是叙述者“我”与小姑的对应关系。“我”少不更事、无忧无虑,“对投影呀线条呀不感兴趣,让我感兴趣的是摆着的苹果”,因为苹果可以满足“我”孩童本能化的“吃”的需要。而喜欢画画处于初恋中的小姑在对线条、投影、苹果等器物的观照中生发出对爱情的渴望,她常常自言自语,“你知道,我在画里等你吗?你是阳光我是大地,你是静物我是投影……”。两者看似并行不交,但如果细读的话,就可以发现两者紧密依存的关系,小姑的初恋是“我”心灵上的投影,“我”是小姑的投影,长大后,“我”也会有小姑这样美好的经历。

二是镜中的小姑与画中的小姑。镜中的小姑是爱情萌动的小姑,“笑眯眯的,俊美的脸上漾起红晕”,她羞涩、腼腆又情不自禁,“趁机把柜子上的镜子摆正,悄悄照,见我看她,她脸一红”。画中的小姑是经历了失恋,却依然铭记初恋美好的小姑,画中“寂静的河边,小树摇曳,一个穿着玫瑰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孩遥望远方,女孩的手中拿着一对粉色蝴蝶卡子。”镜中的小姑是生活真实的投影,画中的小姑是成年的小姑对初恋的心灵艺术化的投影。两者之间有年代的跨度,更有从现实到心灵再到艺术的升华。

三是手绢与粉色蝴蝶卡子。手绢是钢钢向小姑示爱的器物。钢钢“像晌午阳光”的眼神和小姑的“一脸绯红”,暗示着这方小小的手绢点透了少男与少女相爱的灵犀。手绢是爱的媒介,而粉色蝴蝶卡子则是两人“被分手”的爱情信物,是初恋的永恒纪念。两者虽然都有情感内涵,但手绢的功能有着实用性与工具性,粉色蝴蝶卡子更具心灵性与审美性。从手绢到粉色蝴蝶卡子,也是一种象征意味的升华。

从接受的角度看,各种对应关系的设置使读者、作者、叙述者、主人公形成了“间离”。这种“间离”的效果是,让现实的初恋走进心灵,让心灵的初恋走入画中,让画中的初恋走成岁月的风景。

 

 

作者简介:吴凤翔,文学硕士,教授。现任河北北方学院文学院院长。河北省高等学校中文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河北省文学学会常务理事,河北省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理事,张家口市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副会长。张家口市第十、十一届政协委员,张家口市第十一届政协常委。在《文艺报》《名作欣赏》《诗选刊》《人文杂志》等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作品若干,出版诗集《吴氏父子诗稿》等。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