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曲艺研讨  
我为什么要创编东口数子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10-10      

编者按:今年春节前后,方言曲艺和东口数子陡然出现在张家口的文艺舞台上,在人们还没有弄清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情况下,已然成为多台春晚舞台上最受欢迎的靓点。尤以东口数子《口菜谣》为代表,进北京、赴省会、上春晚、闹正月,成了张家口今春最具影响力、重大官方演出首选的“金字招牌”,所到之处反响强烈,好评如潮。紧接着,这个刚刚问世的新生宠儿应中国曲艺家协会之邀,参加了在河南宝丰马街书会举办的全国曲艺邀请赛,并出奇制胜荣获一等奖;在中国曲艺界的最高赛事第四届全国曲艺牡丹奖大赛上荣获中国牡丹节目提名奖;那么,方言曲艺和东口数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又是如何诞生的呢?本期应读者之邀,有请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方言曲艺和东口数子的创始人<?xml:namespace prefix = st1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 />朱凤翔老师谈谈这方面的问题。

方言曲艺,我的情感寄托!

 

 



             张家口市曲艺家协会主席     朱凤翔

 

近些年来,我市曲艺作品不断登上省内、国内各类大赛的领奖台,一跃成为河北省的曲艺强市。特别是2006年以来,我市曲艺作品屡屡在全国各类大赛取得优异成绩,引起了中国曲协的高度重视,我市曲艺作者多次应邀参加国内高层精品曲艺创作研讨活动,我市曲协亦成为全国为数不多的精品诞生地之一。在多年的艰苦努力之后现在终于开始收获了。

然而,长期以来我一直在思考着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张家口特有的语言文化,何时能够具有一种自己专有艺术形式。我觉得,随着普通话的不断推广和社会的全面进步,我们祖祖辈辈用于语言交流的此地话将不可避免地要最后走向消亡。正因如此,此地话作为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就越显得珍贵,对他的整理、珍藏和保护利用,就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有效的载体,那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地道的张家口土著,父母原籍在阳原,我于1953年出生在张家口市的明德北街,那是张家口老派人口的大本营。五岁那年随父亲搬到了红旗楼探矿宿舍。这是一个以外来人口为主的生活区,大家多用普通话进行语言交流。上学之后,生活在以普通话为主的语言环境里,曾一度非常讨厌此地话,觉得它土得简直不堪入耳。因此,我就成了家里第一个使用普通话的叛逆者。多少年来我都是以标准的普通话而作为骄傲资本的。后来由于我在部队宣传队时搞曲艺工作的原因,就曾有过把此地话变成相声里包袱的冲动,但在中原地区人们根本就听不懂我们的方言,自然很难凑效。近年来,我开始对晋方言的语言体系进行研究,越来越觉得在我们的方言中有着许多北方官话无法比拟的深厚的文化内涵!比如古汉语入声字的完整保留,那是研究古代汉语的活化石;比如“入头字”现象,那是汉语言学中绝无仅有的一种现象;比如方言准成语的四字格,它在表情达意的准确性和形象感上远超出当今的普通话!比如元音脱落现象导致的同字异读的发音等等。总之,我为我们这块土地上的先祖们拥有这么好的语言工具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我在想,我们有着这么丰富和独具魅力的语言文化,如果能有一种与之适应的文化传播形式该有多好。而进行这种艺术探讨的责任不正是我们曲艺工作者应该承担的吗。我是一位19岁就入门学习相声的演员,“倒口(即说方言)”是我们相声演员常用的一种艺术手段。然而在实践中,“倒”哪里的方言都可以,唯独不能“倒”张家口的方言,为此我很苦恼。原因就是外地观众根本就听不懂。那么生动、丰富、质朴,表情达意淋漓酣畅的语言文化,如果不能在文艺舞台上得以充分地展示,那将是一种极大的遗憾,更是一个语言艺术家的失职。怎么办呢?在矛盾中几经琢磨,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在观念上不断调整,终于在2010年找到了方言曲艺的表现方向,并创编出“东口数子”这种完全使用此地话作为语言工具的艺术表现形式。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方言曲艺和东口数子便有了自己的精确定位,即它们是专门以此地话为主要语言工具,以抖包袱为主要艺术手段,把此地话流行区域百姓作为主要受众人群的地方性曲艺形式。应当说,方言曲艺和东口数子的出现,既是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同时也是对的曲艺发展的一种创新。

当前,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文化创新能力不仅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智慧与文明的集中体现,也是一个国家、民族、地区综合实力的重要标志。正是在深刻把握了文化和文化创新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的基础上,我们党才明确提出要积极进行文化创新这一主题思想。张家口方言曲艺及“东口数子”的出现,正是顺应了文化创新这一主题而进行的有益尝试。

我们知道,各种曲艺形式无一不是在特定的语言环境下发展起来的。正因为这一点,企图一个文化曲种能让所有的人群都去接受,那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包括以普通话为基本语言工具的相声、快板,在他们诞生初始也并不就有那么多的受众。其受众不断增长的原因与解放后大力推广普通话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我们探索方言曲艺、选择“东口数子”这种艺术形式,意味着我们主动放弃了更多的受众,只把山西、内蒙、张家口地域的观众作为我们的主打服务对象。从表面上看,这是一种退缩,一种保守,而实际上,我们能在这样一块较小的地盘上叫响了,立住了,打开了,传播了,也就等于在全国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俗话说得好,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方言曲艺是一个大的概念,它既包括方言相声,也包括方言小品和其它一些使用方言抖响包袱的形式,当然也包括东口数子。方言曲艺就是在表演曲艺节目中,融入张家口的方言元素。当然,在实践中我们可以全部使用方言,也可部分使用方言。如果说,我们在长期以来都不敢轻易使用方言的情况下,现在终于开始尝试着使用了,这必然算是一种突破;但如果说曲艺本身就是不同地域文化的产物,那么,使用方言就是一种原始文化回归。比如我们在相声中不同程度的使用张家口方言,虽然它的受众面窄了些,但却赋予了这种相声特定的地域性特点。或者说,这段相声就是为特定的人群而创作和表演的,其他地域人群听懂听不懂就可以不去计较。这样一来,我们便舍去了许多思想负担,不必考虑更多人群的需求,而专心致志地去做方言上的功夫,甚至做到极致。于是,我们的作者、演员反而被解放了,我们尽可以大胆地将我们方言中的语言精华挖掘出来,揉入作品,使作品的艺术效果更加凸显,使作品更有张力,。这在方言相声《张家口好》和《方言漫谈》中得到了很好的印证。那些出其不意的包袱、笑料不仅增强了作品的意术效果,而且听来亲切、生动,具有很好的亲和力。而三人相声《求爱无定式》则是运用方言与普通话之间表情达意方面的差异来组织包袱的,听来别具特色。

东口数子是我在研究晋方言的基础上逐步创新而形成的一种新的曲艺形式。我们之所以冠名为东口数子,是与走西口的历史相联系的。山西人走西口大致分为两条路线:一条向西,经杀虎口出关,进入内蒙古草原;一条向东过大同,经张家口出关进入内蒙古。张家口和杀虎口都是长城沿线的两道口子,如果杀虎口是西口,张家口自然就是东口。无独有偶,二人台艺术又分为东路和西路,这里说的东路与西路又恰好与地理上的东口、西口相吻合。这就为我们的“东口数子”找到了理论依据。而“数子”是曲艺门中内部常用的专业术语或行话,指的就是快板。因此,东口数子也就可以定义为:在晋方言的东路地区所流行的方言快板。

还有人认为,我们的东口数子于与西路二人台中的“呱嘴”以及我们东路二人台中的“干咳”相像。其实不然,“呱嘴”和 “干咳”,也只是在二人台剧目中占有了一席之地,是演出中承上启下、转换和激活剧情所运用的一种处理手段。但是,把方言作为一种独立的演唱形式,用以表情达意,讲述故事,再现生活,愉悦观众,“东口数子”应当说是第一次。或者也可以这样说,“东口数子”是借鉴了二人台中“呱嘴”和 “干咳”的特点,并将其进行了放大,同时又融入了相声中的捧逗关系而形成的新的、独立存在的一种曲艺说唱品种。

我干了将近40年的文化工作,主持张家口曲协工作也已近18年了。在我从事曲艺工作的实践中,能够把方言曲艺和东口数子做出来,并赢得了中国曲协、社会各界和广大观众认可,也算是为丰富和繁荣张家口文艺舞台,为振兴张家口曲艺尽了自己的一份责任,做了一点有意的探索,为此我感到由衷的欣慰。

自去年1229日《方言曲艺新闻发布会及精品展示活动》以来,以东口数子《口菜谣》为代表的方言曲艺在张家口的文艺舞台上一炮打响,瞬间走红。多年来我市春晚舞台除了唱就是跳的局面得到了改观。不论是全市春晚还是区县春晚,只要有方言曲艺,就无一不是整台晚会中最抢眼的亮点。除此之外,市委书记王晓东、市长侯亮等在年前率队前往北京参加2011北京旅游推介会、在京工作的张家口籍同乡会、到省会石家庄参加的河北旅游推介会等政府重要活动,东口数子《口菜谣》都随行前往。所到之处无不报以热烈的掌声,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礼遇和热赞。

方言曲艺成功了,东口数子成功了,正如原文化局局长梅大生先生所说:“这是成功的尝试,是有价值的探索,是一种有思想的开拓!你们在整个曲艺界创作气氛不是很浓,生存还相当困难的情况下努力了,搏击了,实践了,成功了!应当说,没有钱的张家口有你们这些曲艺人才执着地艰苦奋斗,这是一种荣幸,一种坚守,一种品格,一种丰收”。

方言曲艺火了,东口数子火了。然而对于挚爱曲艺的我们来说,这仅仅是刚刚开始。我们的目标是非常明确的:抓住机遇,利用两到三年的时间把方言曲艺做大做强,使之真正成为张家口文艺舞台上最璀璨的亮点,成为深入百姓人心、舞台上演则必火的风景,成为张家口旅游文化的一张名片。最后,让我用一首绝句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方言曲艺绽春蕾,独秀芳菲载誉回祖上乡音何足道,而今为我吐扬眉。

友情链接

中国文艺网 河北文艺网 张家口新闻网

版权所有 张家口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张家口市高新区长城西大街10号  邮编:075000

联系电话:0313-2015530

冀ICP备17022560号-1